在赵祯看来,眼前的燧发枪就是历史发展的大势,也是军事革新的开始,棘轮弩是好,但和眼前的燧发枪比起来,那差距就不是一般的大了。

  在不同的事情,弩箭和火枪之间的距离也在变得不同,开始的时候棘轮弩甩火枪三条街,可现在火器营的燧发枪甩了棘轮弩三条街。

  现在的燧发枪已经不是当初装填速度极慢,没有膛线靠运气的烧火棍了,它拥有了简单快捷的装填,以及可靠的打火装置,大宋前装式线膛燧发枪的有效射程已经能够达到四百米开外,而神臂弩的最大射程只有三百多米。

  在原本的战场上神臂弩是独霸一方的远程利器,但现在,在火枪的面前,在成熟的改良和应用之下,差距越来越明显。

  大宋的燧发枪已经变得极为先进,甚至领先于原本存在它的年代,铅制米尼弹的应用使得线膛燧发枪的射程更远,精度更高,已经能负担得起在战场上的点名射击。

  更加变态的是,大宋的格物院和火器营的工匠在弩箭原有望山的基础上,给了火枪以更加精准的瞄具,这种瞄具类似于后世步枪上的觇孔瞄具。

  就是和在枪口的上方增加一个突起,在后面的打火处上增加一个圆环状的望山,在三百步之内用圆环和突起罩住敌人就行,在三百步外稍稍根据经验稍稍抬起望山…………

  赵祯已经被这种超时代的设计震惊的说不出话来,在询问火器营中的工匠之后,工匠的话让他久久无语:“启奏官家,这东西其实就是望山,只不过原来望山的前面以弩箭的箭尖为标,而火枪的弹丸比弩箭飞的更加平稳,便用这凸起为标了!”

  原理是很简单,但是要想在固有的基础上加以改进,就需要大胆的创新和反复的实践,最为需要的便是突破性的思维方式,而大宋的格物学者恰恰拥有这些。

  手中的燧发枪精美无比,赵祯甚至不能挑出它的毛病,眼下这东西唯一的不足怕也就是枪托不是很附和人体工学的设定,而当他提出之后,火器营的匠人们天人交战许久之后才呐呐的开口道:“官家,那东西华而不实,虽然用这舒服,可也要增加成本,实在得不偿失,一个简单的弧度能卡在胳膊上便可。”

  赵祯呆了一下,看着匠人们的表情,他知道,眼下提出这种想法是多么的愚蠢,大宋的火枪造价本就高昂,再为它增加成本,简直就是傻x…………

  制造火枪的目的是什么?还不就是他的操作简单,可用于实战!若是因为一个枪托和握把加长生产周期和成本,真是如匠人们所说那般得不偿失。

  摸了摸枪声,赵祯再次举枪射击,在微微的秋风中,燧发枪产生的烟雾很快散去,呛人的味道也消失了,只有那个倒下的标靶显示着燧发枪的犀利。

  赵祯摸着火枪光滑的木托,喃喃自语:“这东西就是大势所趋啊!”能近战肉搏,能远程射击,能快速移动,能车马并行,这样的兵器对于现在的战争来说已经趋于完美?!

  而线膛燧发枪已经足以取代弓弩出现在战场上,平射的武器永远要比抛射来的精准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

&em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宋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进化之眼只为原作者我欲乘风归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欲乘风归并收藏宋缔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