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眼前的顾先生……似乎没有要忘恩负义的意思……

  顾君之茫然了片刻,就自然而然的接受了面前三人的身份,甚至松了一口气般放松:“那我的父母呢?”

  夏侯执屹有些惊讶,以前被嫌弃习惯了,突然来这么一下,非常不适应,他们顾先生这是受了什么刺激,既然如此好说话了?

  但夏侯执屹也没敢操之过急,万一是陷阱呢,毕竟经验告诉他们,每个顾先生都有点病。

  高成充更惊讶,甚至有点不确定,顾先生问什么呢?他是不是听错了?!

  易朗月也有些不习惯,不是对方的问题,而是对方问正常问题的震撼!他们顾先生什么时候这么‘礼贤下士’了?!

  这位顾先生越来越奇怪了,夏侯执屹站着没动,脸上露出一抹微笑,不动声色的观察了两眼顾先生,谨慎的开口了:“您母亲早逝,父亲已经退休养老……”耐心又平静的为他简单的介绍了每个家庭成员的状况。

  顾君之像一只睁开眼对第一个见到的人有孺慕之情的雏鸟一样,他是对第一个让他认识世界的人带着尊重,于是点点头。

  夏侯执屹很平静的压下胳膊上的鸡皮疙瘩,一点没有被此刻‘特殊’的待遇惊喜道,只觉得毛骨悚然——自己不会被盯上了吧!

  易朗月谨慎的看着顾先生茫然又没有杀伤力的表情,试探性的加了一句:“夫人和孩子都在家等顾先生呢?”

  顾君之茫然抬头,有十二万分的诧异:“我结婚了?还有孩子?”

  你对自己有什么火热的误会!

  看吧,就知道不好伺候!原来在这里等着他们!不想认老婆孩子吗!果然挑战永远充满难度!

  只是,顾先生做出这个表情……

  也太小惊讶、小普通,以顾先生作天作地的性格,不是应该更强硬一点,然后让人把这对打扰他飞升的母子,就地处决吗!

  顾君之询问的看向夏侯执屹。

  夏侯执屹再次被对方眼里的孺慕之情震了一下,虽然还有些不适应,但依旧点点头。

  顾君之只好无奈的接受:“那我怎么会在这里?我既然有老婆,我老婆孩子呢?”

  怎么快就接受了?高成充第一次见这么好说话的顾先生,难道刚才不是考题?

  夏侯执屹反应很快:“先生和顾成一起出门,想不到在路口发生了意外,医生说您没事,所以我们还没有来得及通知夫人,主要也是担心夫人着急,夫人前段时间从楼梯上摔下来,摔到了头,医生说夫人情绪不能起伏太大,所以已经没有通知,现在要夫人过来吗?”

  顾君之还没有从自己小小年纪已经结婚的事情中回过神来:“不用,既然她身体不舒服就算了。”

  但还是有些不理解,他怎么结婚了呢?他隐约觉得他还在上学?怎么就有孩子了,而且听他们的意思,他只昏迷了几个小时,不是几年?

  顾君之掀开床被要下来,修长健美的线条充满健康的美感和爆发力。

  易朗月赶紧上前为顾先生找鞋、穿鞋。

  “不用,谢谢。”顾君之有些不习惯,客气的阻挡了易朗月的举动,行动自然流畅。

  夏侯执屹趁机看了高成充一眼。

  高成充也看了夏侯执屹一眼,然只是短短的一个照面,两人心里都有些不可思议,这位顾先生未免太好相处了。

  然后两人默契的移开目光,又忍不住继续在观察‘这位全新’顾先生的一举一动。

  易朗月更不习惯,顾先生不满意的时候没有一脚踢过来,让他有些反应呆滞。

  也不是顾先生一定有暴力倾向,顾先生不暴力的时候依旧能让别人低到尘埃里,他是不解顾先生如此简单的放过来他‘做错事’没有‘揣摩对’圣意的事实。

  “我现在觉得身体还行,要出院了吗?”顾君之转头看向三个人。

  夏侯执屹猛然有种对方用恶魔的脸,混迹正常人表现的错觉:“好的,立即为顾先生备车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进化之眼只为原作者鹦鹉晒月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鹦鹉晒月并收藏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最新章节